骁欢

压倒壮汉,毕生目标!

[冰火ABO]Breathing(中)

(✺ω✺)本来我是想来个超短,结果不小心又扯得有些多(以我自己的标准来看是多了),所以打算把这篇分为上中下来写。
感觉这次只有一些rou渣,然而好像也没啥剧情😂
PS:这次来点小虐,下回就甜了。

Breathing (中)

John和Bobby都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Bobby抬头仰望天空,微微眯起了冰蓝色的双眼,薄薄的雪花降落在他光洁的皮肤上。天色因大雪纷飞而变得模糊,不过还是与他刚下喷射机时没什么两样。

Bobby有些庆幸,他留住了John,尽管方式不怎么正当。而等他们回到了喷射机,怎样向教授交代又是一道尴尬的难题。

John的神情呆滞,他忍着腰部传来的钝痛,弯腰伸手捡起掉在冰面上的裤子,在空气中甩了甩,抖掉了一些冰渣子后,又机械地往自己身上套。

由于John在寒冷的室外待得久了,他身体各处的体温都变得特别低,以至于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股间,属于Bobby的温热液体正在缓缓流下,流到了他的大腿内侧。

John嫌恶地皱眉。他其实早就听说了在现在的社会,几乎所有的Omega由于缺乏反抗能力,被Alpha强迫进行标记,余生都沦为了生育的工具。所以他拼了命地练习格斗与控制火焰的能力,为的就是摆脱一般Omega悲惨的宿命。而现在,疼痛一直从他的身体内部传来,从被结标记的子宫口蔓延到全身,让他虚脱无力,只能张大嘴巴喘着气。但John还是攥紧了拳头,屈辱与不甘涌上他的心头。

毕竟他本来就比Bobby强,要不是Bobby耍阴招释放了自己的Alpha信息素,他就不会被……而且Bobby标记他是出于其他的目的,他根本不爱他,这是最过分的一点,他还有可能因此怀孕!

John现在看着东西就想砸,想烧。

“John?”Bobby轻声问道,他看着John——也就是他的omega,表情显得小心翼翼,好像在碰一个定时炸弹。

John没有理他,自顾自地穿好衣服整理好头发后,黑着一张脸站在原地。他侧对着Bobby,不想去直视Bobby那对看似真诚的眼睛,只是尽量挺直了身板,拧着眉毛瞪着眼睛,露出了他自己认为最凶狠的表情。

“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Bobby坚定地说出了这句话,他以为John在担心他是一时冲动。Bobby用右手轻轻拍了拍John单薄的肩膀以示安慰,结果被John一手拍开。Bobby心想这也是在意料之内的。

“滚开。”John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句话。

他觉得Bobby十分可笑。




John记得两年前的那一段时间里,他们的关系非常好,几乎成天都黏在一起,形影不离。当他开始出现Omega性征,Bobby也长出结的时候,两人还是玩在一起,表面上与以前没什么两样,但实际上,那种属于青春期少年的情愫一直在蠢蠢欲动。

X学院不允许早恋,但他们忍不住在平常制造一些完全没必要的接触。比如传递物品时手指间带着热度的摩挲,上课时不经意的相视而笑,楼梯间里偷偷摸摸地聊天……John还能隐约回味到当时的快乐与心跳,那种暧昧不明、偷情一般的兴奋感,让谁都不愿意捅破那层薄薄的纸。

直到一天深夜,学校里有名的乖宝宝Bobby居然喝得酩酊大醉。他跌跌撞撞地回到了房间,在黑暗中开始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让沉睡的John从梦中惊醒,Omega本能使他不得不顺从……一切就这样发生了。John不知道Bobby为什么没有趁火打劫把他给标记了,而这当然是件好事。

但是从第二天开始他们就渐渐疏远,不再一起行动。John认为这场冷战是Bobby先挑起的,他在等Bobby的一个交代。Bobby才是那个做完了就拍屁股走人的人,甚至向教授提出了换室友的要求。

John没问过Bobby原因,但他思考过,可能是因为新鲜感没了。

然后Rogue就转学来了,他们几乎不再独处,Bobby时刻陪着Rogue,那个坚强的女Beta,John承认她跟别的庸俗的女孩完全不一样。于是John老是把玩着他的打火机,Bobby常看他的书,两人之间总是沉默,也只剩沉默。

Bobby是个人渣,他才不会对我负责。John愤怒地想。我一辈子都毁在他手里了。

“John……”直到Bobby一脸担忧地朝John靠近,John才发现自己一直摆着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僵直着不动。

“我们应该走了。”Bobby走到了他的面前,牵起了他冰凉的手,他们靠的很近。Bobby微微低头凝视着John,眼睛里是说不出的深情,让John觉得莫名其妙。

“嗯。”John很平静地回答了他。自己已经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他如果再执意投奔兄弟会,也只会被人当做一个被Alpha抛弃了的Omega,没人会在意他拥有多么强的变种能力,他只是在自取其辱。

“John……”Bobby发现John耷拉着脑袋,又发了一会儿呆,于是他轻声叫他的名字。

“烦死了。”John回过神来后不耐烦地甩开了他的手,抬起头,卷翘的睫毛上落着几片雪花,他湿润带着点委屈的目光对上了Bobby的。

正当John转身抬腿准备沿着被大雪覆盖、已经不那么清晰的脚印原路返回时,他感到自己的手臂被人用力一拉,然后一个踉跄向后倒去,跌在了一个属于少年并不算强壮但是结实的怀抱里。

“你又要干什——”John的话还没说完,被冻成艳红色的双唇就被Bobby含住了,一股强势的Alpha信息素钻进了他的鼻腔,刺激着他的神经末梢,让他浑身发软。尽管属于Bobby的Alpha信息素并不算好闻,但对于John来说这就像能让他欲仙欲死的毒药。

Bobby嘴上的动作还没停下,John的嘴角被唾液弄得濡湿一片,他的手又情不自禁地往John刚刚穿好的衣服里钻,在John光滑的奶白色肌肤游走着,贪恋地抚摸着John流畅的腰部线条。

Bobby仍然不敢相信他已经标记了John。现在面前这个Omega漂亮又可爱,而且全身都充满了他的味道。有许多个昼夜,Bobby都想将面前没心没肺的John像现在这样占有,用手掌抚摸他的皮肤,扣住他的后脑勺亲吻他红润的唇瓣,然后掰开他的双腿用自己粗大的结钉住他。

Alpha天生拥有对自己所有物的控制欲让Bobby的内心充满了病态的想法。如果有人敢多看John一眼,无论那人是谁,他都会将那人先冻成冰,然后在那人看似坚硬实则脆弱的表面敲击,让那冰变为碎块。

“唔……嗯……”John因冷空气而泛上红晕的脸颊变得更红了,他双手并用推拒着Bobby,但那软绵绵的力度好像是在欲拒还迎,更加激起了Bobby的欲望。尽管John使出了力气,但他觉得自己没有在认真地挣扎,不久前被Bobby折磨了的臀部仍在疼痛,现在Bobby的手又覆上去揉捏,让John觉得又痛又爽。

他开始质疑自己的内心是不是也想要被一个Alpha这样占有、对待。

“I love you……John……”Bobby无意识地呢喃着这句话,让John瞬间清醒,被情欲的水雾笼罩着的褐色双眼猛得瞪大。John使出全身的力气对Bobby拳打脚踢,几块青紫迅速浮上Bobby的皮肤。

“去你妈的!我他妈不许你再那样碰我!”John就好像一头被逼到绝境的猛兽,呼哧呼哧地喘着气,额角青色的血管突突跳动。

Bobby是个花言巧语的骗子,每次都是先把自己哄开心了再冷冷丢掉。这个观点在John的心里根深蒂固。

他们的距离又变远了。

Bobby看着John,眼里满是心疼与懊悔,显得温柔而无措。他不知道要怎样弥补John,只能一味地道歉。

John迈着虚软的步子,头也不回地朝喷射机的方向走去。Bobby默默地跟在John的身后,在John被积雪绊倒前将John扶住,尽管马上他的手就会被厌恶地拍开,他还是这样锲而不舍。



“Bobby!你们终于回来了!”Rogue立刻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她在机舱里等了半天,十分紧张。现在终于看到John和Bobby从寒冷的外界缓缓走进机舱。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安稳落地。

只是……John的心情好像不太好,而且他的信息素变了,与Bobby的混合在了一起,变得异常浓烈。一移动仿佛都在昭告天下,他就是Bobby的Omega。

具备了许多生理知识的Rogue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她发自内心为自己的好友Bobby感到高兴,但另一方面又不确定Bobby一厢情愿这样做对John是否公平。于是她把担忧的目光投向两人,在Bobby用唇语告诉她不要担心后,Rogue迟疑地点了点头。
○´3`●´3`○´3`●´3`○´3`●○´3`●´3`○´3`●´3`○´3`●

评论 ( 10 )
热度 ( 107 )

© 骁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