骁欢

压倒壮汉,毕生目标!

[淘猫]Freak PG

以南的点梗喔~又一发四千字

Freak
·
  “You're a freak.”

又一次,Marie听见有人对自己说。这饱含嘲笑的嘶吼很远又很近,杂乱得像是从无数个人嘴里发出,震得她鼓膜发疼。这似乎是个问句,它像逼迫她回应似的,使她的血肉模糊的身体爬满了荆棘。疼痛让她流下绝望的泪水,她哭喊着,苍白的眼睑颤抖得不成样子。

   “Yes,I'm a freak.”

   她再次从梦魇中惊醒。
·

  X学院座落在一片林莽的深处,抬眼就能够看到蓝天,宽敞明亮。还记得她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乘坐着Logan的车,在一条林荫中的小道中徐徐行驶,车窗外是一片赏心悦目的绿,似乎只要伸出手就能够碰触。这让她觉得放松,目光久久不舍移开。而当她进入了X学院,迎接她的又是一个美好的天地。

  毋庸置疑,X学院是她的避风港,她的避难所,对于这一点她感激不尽。与他人不同,她的变种能力自觉醒以来就是个错误,不管出于哪种目的,它始终是在伤害他人。

这对她影响甚大。

  她不再喜欢男孩。也许是她那以死亡结尾的悲惨的初次恋爱给她留下的创伤。尽管她有幸遇到那些善良的男孩,但她却再也无法动心,表达歉意的微笑是她用来伪装悲伤的面具,唯有心怀对所有待她好的人的感激,才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毕竟对于一个处于充满幻想的年纪的女孩来说,接受自己将会孤独一生的事实很不容易。
  谁又愿意爱上一个无法触碰的人呢?

·
  Marie对Kitty的第一印象是可爱。如墨的自然卷的长发散发着光泽,雪一样白皙的皮肤晕染着粉红,俏丽的娃娃脸很容易让人心生怜爱,羞涩友善的笑容更是让Marie徒增好感。而Kitty则认为Marie是一个很酷的人,褐色的直发中,唯有前额一绺是白色。Marie总是穿着暗色的衣服,戴着一副黑色的皮制手套。她们从一见面就互相好奇,互相吸引,就像一个磁铁的正负两面,一拍即合。

  Marie喜欢Kitty的聪敏,喜欢她的纯真。她期待着日后能与这个刚刚认识的人时常待在一起,因为从看见Kitty的第一眼,听见了她对她说出的第一句话,Marie就知道她将对自己有非凡的意义。她是如此特别,与Marie以往遇见的人都不一样。

  幸运的是她们被分到了同一个房间,成为了室友。Marie感激上帝对她难得的眷顾。
·

  伴随逐渐变灰的天际,黑夜即将拉开它的帷幕。今天的训练可真够累的,Marie一副累坏了的样子半躺在床上,看着Kitty在全身镜前拿着几件衣服比划,随着手中衣服的变换,她一会儿摇摇头皱眉,一会儿脸上又带着克制不住的笑容。

  “你是要干嘛,Kitty?去见你喜欢的男孩?”Marie玩着Kitty送自己的手链边问,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得承认Kitty这样看上去很傻,但傻得可爱。

“噢,亲爱的,你多么了解我。”Kitty模仿着贵妇人的语调说到,她故意做出惊喜的表情,朝着Marie挤眉弄眼。两人都笑出声,好一会儿才回归平静。其实两人原本都是文文静静的性格,但由于相处太久,对彼此太过熟悉,于是早就抛开了原有的拘谨。

  “好吧,那么让我猜猜。是那个白皮肤,有着褐色头发的Bobby吗?”Marie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她不自然地用手指玩着自己垂在胸前的头发,把它们卷成圈再松开。Kitty只是朝她笑了笑,没有回答。Marie理所当然地理解为默认,她的表情有些僵硬,她的心难以抑制地抽动了一下。

  Kitty已经选好了一套衣服,她的衣服原本就不多,因此并没有花去多少时间。她直接在镜子前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在察觉到Marie的目光后转头对她笑了一下,看上去毫不介意。属于少女的没有瑕疵的白皙身体展现了出来,漂亮的黑发散落在圆润的肩膀,浅色的内衣包裹着发育还未完全的胸部,纤细的腰肢好像一手就能揽过,以及那不算丰满但依然娇俏的臀部。Marie听到了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尽管这具身体的构造与她的并无大异,但却能够激起她原始的悸动。

  Kitty换上了一件黑白条纹长袖、黑色的马甲与一条牛仔裤。她走到床沿,在Marie身边坐下。她们靠的很近,温热的气息交织着,甚至能够看清对方的卷翘的睫毛。Kitty小心地抚摸着Marie的头发,对Marie露出一个近乎羞涩的微笑。

  “不要太想念我噢。”

  “你也一样。”

明明只是玩笑话,望着Kitty欢快走出房间的背影,Marie按住自己的胸口,好像这样就能止住她狂跳不已的心脏。

  她一定是疯了。
·

  黑夜里,Marie站在窗前,冷然地俯视着此刻正在喷泉里溜冰的Kitty和Bobby。他们看上去十分亲密,Bobby因害怕Kitty摔倒而搂着她的腰,他们相视一笑。

  Marie把自己藏在窗帘后面,处于阴影中脸上是毫无掩饰的失落与嫉妒。

  自她开始正视自己的情感已经很久了,她爱Kitty。她一直以为只要能够陪伴在Kitty身边,看着她的一颦一笑就足够,所以一直没有勇气捅破那层使她与Kitty相隔的窗户纸。但现在,她知道自己大错特错。她不愿意看到Kitty与其他任何人在一起,她希望Kitty只属于她。

  可是,她又能怎么做呢?去向Kitty表白吗?她无法保证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的,也无法确定这不会招来Kitty的厌恶。她又想了许许多多种解决方法与可能发生的结果,但只是纸上谈兵,对现实毫无意义。她曾经对Kitty暗示过自己对她的感觉,可Kitty都是一笑置之,留给她的是伤口与失落。

  既然无法得到,那就趁早割舍断了念想吧,就算这样做会使她的内心与‘Freak’的距离越来越近,反正也没人在乎自己。Marie想。被汗水打湿的黑色手套被她紧紧攥在手中,变成皱巴巴的一团。她的目光越来越凄凉,最终变得像冰冷的镜面那样平静。
·

  “抱歉,Rogue,但我不得不问,你最近是不是在躲着我?”吃完早餐之后,Marie没有像之前的无数个早晨那样等待Kitty,而是打算再次独自离去。Kitty起身,追上Marie的脚步。在门口她鼓起勇气拦住了Marie的去路,她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担忧与不安。要知道这个善良的黑发女孩平常是对谁都不会有这样生气的时候。

  “我是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吗?”Kitty红着脸注视着Marie的双眼,似乎想要猜测那种神态所要表达的意思。Marie尝试着抬起眼睛,想用同样的目光毫不避讳地看着Kitty,但她失败了,内心的秘密让她无法做到,于是只能将双臂抱在胸前,不自然地把目光瞥向一边。

  “没有。我发现我比较喜欢独处。”Marie故意用冷淡的音调说出这句与她内心极其不符的话,她看到Kitty脸上一闪而过的受伤,知道这句话起到了多么令人厌恶的效果。

  “不,我了解你。”Kitty拉起了Marie戴着手套的手。“我知道你之前和我一起是很开心的。能请你告诉我你现在为什么不了吗?我是那些地方冒犯到你了吗?”Kitty的眼神很真挚,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一样,但实际上Marie知道她并没有做错什么。由此可见她对Marie很重视,这是被Marie刻意忽略的一点。

  “是我的问题,你不要再问了,我觉得我很开心。”Marie不动声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将手套朝手腕处拉了拉,把它戴得更紧了些。她看了一眼Kitty之后,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留Kitty一人呆呆地站在门口。

  Kitty叹了口气,咬着苍白的下唇,眼里满是委屈与不解。

  “发生了什么?你还好吗?”Bobby恰好从餐厅路过,看见了神色不太对劲的Kitty。他走到了她的身边,安抚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我没事。”Kitty挤出一个笑容就想离开,看着Bobby再想询问的样子,她黯下了神色。Bobby从未在Kitty的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只好欲言又止,闭上了嘴。

  Marie,你知道我如此在乎你吗?Kitty边走边难过地想。
·

  这次的任务很艰难也很重要,而他们需要她,这就是Marie此刻正和其他老师一起坐在准备起飞的喷射机上的原因。

  前方是未知的危险,Marie有种预感,在他们其中会有人牺牲,如果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她由衷地希望那个不幸牺牲的人是自己。

  “系好安全带,我们要出发了。”Ororo带着安抚的微笑对Marie说,Marie点头回应。

  “等一下!”趁着发射机还没起飞,换好作战服的Kitty从机舱的墙壁上穿了进来,大家都知道她是有穿透能力的。“我和你们一起去,我能帮得上忙的。”Kitty用坚定的语气说。她凝视着Marie,后者则低下了头,把玩着手链。坐在驾驶座的Scott看到了这个场景,本想让Kitty回去,但最终没能说些什么。他知道处于青春期的孩子有多么固执,而且也许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份希望。

“好吧,快坐好,我们该走了。”Scott说。Kitty快速把自己安置在Marie旁边的空位上。伴随一阵轰鸣,喷射机缓缓离开地面,迅速朝天际驶去,震颤的机身就像某人忐忑的心。
·

  Kitty不知道她们现在身处何处,她只知道她们要做的就是不停向前奔跑,抓紧Marie的手,穿过这荒凉的旷野,逃开Magneto的手下Sabretooth的追捕。

  类似于野兽搬的嘶吼越来越逼近,明明此刻的运动那么剧烈,Kitty的全身却都在冒着冷汗。她没有时间转头看Marie一眼,感受隔着一层手套传来的温度以及后方急促的喘息声,Kitty就知道Marie与她的状况一样。过久的奔亡让Kitty的双眼模糊,目光所及之处好像都布满了星星,她强迫自己思考接下去的应对方法。她们已经逃到了一片钢铁的废墟中,Kitty运用自己的能力,故意朝着障碍多的地方跑去再直接穿过,而Sabretooth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将障碍物撞开。从好一会儿Sabretooth这个强悍如野兽的变种人都没追上她们来看,这个办法是十分奏效的。Kitty深呼吸,再次穿过一面歪斜的铁墙后拉着Marie朝左边倒去,改变了一直以来的直线奔跑,她们赶紧藏在了一块石头后面。果然,穷追不舍的Sabretooth双眼发红,怒吼着只顾自己往前冲,撞开了她们眼前的铁墙。

  X教授说得没有错,四肢越发达的人脑子也许就越笨。Kitty想。她长吁一口气,抹掉了额头的汗,看向惊魂未定的Marie。

  “你还好吗?”她握着Marie的手紧了紧,这起到了些安抚的作用,只见Marie逐渐镇定下来,呆呆地对着Kitty点了点头。

  虽然她们现在暂时安全,但是说不准Sabretooth什么时候能够发现她们与他已经不再一条路上了。正在与Magneto和他的其他手下搏斗的老师都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两人脸上都是担忧的神色。况且,Kitty根本就没弄清楚这次Magneto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反正并不是在喷射机上Ororo对她说的那么简单。

  “他想要用我的能力去伤害人类。”Marie咬了咬嘴唇,“如果他为了这个目的还要继续伤害我身边的人,我宁愿结束自己的生命。”她说。她的存在就是个错误,Marie绝望地想,泪水从眼角顺着滑落在粘上了灰尘的脸颊。逃跑把她们弄得浑身脏乱,其他人的安危也无从得知。她捡起了身旁的一块大的玻璃片,尖锐的顶部反射着寒光。

  “不,你不能这样,我们都很在乎你!”Kitty慌张地抢过那块碎片,把它丢到了远处。她看着Marie被泪水沾湿的脸,忽略血液逆流的疼痛,将泪痕伸手抹去,再微笑着抚摸Marie的头发。Marie沉默着看着Kitty,抱着自己的膝盖蜷缩在墙下,止不住的泪水变得更加汹涌。毕竟她们都还只是孩子啊。Kitty把Marie搂在自己的怀里,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后背,她们的皮肤隔着层层的布料接触,在恶劣的环境下越来越温暖。

  Marie自认为很坚强,如果只是让她为了大家结束生命,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因为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她无法忍受不能与她相爱的人此刻却来安慰她,似乎把她视作珍宝。

  如果Kitty真的在乎自己,那她为什么还要用同样温柔的目光注视其他人!

  “放开我!”Marie从Kitty的怀抱里挣脱,匆忙地站了起来。她胡乱用袖子抹掉脸上的眼泪,用愤怒的目光注视着Kitty。

“你不用再假惺惺了,你明知道我喜欢你,表面上却还是那副一无所知的样子,在我面前若无其事地和其他人调笑!你这样做让我情愿你直接拒绝我!”Marie哽咽着说。她的眼眶发红,却难以留下眼泪。Kitty仍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脸上充满了惊愕,随后露出了让Marie难以理解的欣喜表情。Kitty站了起来,不顾Marie的推拒再次将她抱住。

“你误会了!我从来没有想过那样对你。既然你喜欢我,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你为什么就那么断定我会拒绝你?天哪……你不知道我跟你的想法是一样的。”Kitty捧着Marie的脸,倾身吻住她干裂的双唇,轻轻吮吸着。除了仿佛正在蚕食她灵魂的疼痛外,Kitty感受到的是更多的甜蜜,她是多么在乎Marie啊!她情愿为她就此死去。

  Marie红着脸将Kitty推开,她感觉到了一种新能量的注入,而因为与她进行的皮肤接触,Kitty的脸色变得十分苍白,扶住了墙才能勉强站立。

“Rogue,我也喜欢你,你能相信我吗?”Kitty露出了一个羞涩的微笑,等待Marie的回应。Marie仍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这反转来得太过突然,她还不能够完全消化。之前一直以为无法在一起的人,现在向她坦白了内心。Marie告诉自己,是美好的幻想变成了现实,驱散了她心中所有的阴霾。

“是的,是的,我相信你!”Marie扑进了她的怀里,她们的十指紧紧相扣在一起。

无论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困难,她们都将不离不弃,一起面对。

——End

评论
热度 ( 17 )

© 骁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