骁欢

压倒壮汉,毕生目标!

【AH】You and I NC-17 (AH秘密花园周年庆贺文)

时间过得真快啊,迷AH已经一年多了,也庆祝群创一周年!!!此次的联文活动我就先交为敬!

You and I                      

·

   清澈的天空明亮湛蓝,纯洁的白云层层群聚,阳光变成了一个刺眼的焦点悬挂在上方,向四面八方抛洒光亮,使一切变得明朗。简朴而欢快的暖色调小镇,此时正充满了前来远游的客人与商人的喧闹,伴随着马蹄和车轮碾压过泥土的声音,以及当地居民中大人小孩的说话声。

  木制的结实房屋、风骚的妓女在敞开的酒吧门前勾引卖弄、以玩乐为目的假正经的军官、骑马到来的英俊牛仔、穿着淡蓝长裙的单纯的邻家金发女孩……这是位于西部的阿尔贝洛小镇,拥有平坦宽阔的黄色土地,与绿色的平原相接,不远处的四周有黄绿相间的山峦重叠围绕。通往外界的其中一条道路就在西侧并排的两座高山的山脚之间,像一条蜿蜒的河流向外无限延伸。不论昼夜,你总是能看到骑着马或是开着吉普车的人从这条路消失或出现。

   又是新的一天。Alex想。他坐在自己酒吧的吧台前,试图找些事情做。他年轻英俊的面庞上仍是那副属于坏男孩的佻达表情。在吧台里摆放酒瓶的女郎衣着性感,当她转向Alex时,Alex笑着冲她眨了眨那对蓝眼睛,刻意放电(一般没有女孩能够拒绝得了这个),食指甩动着父亲留下的柯尔特手枪。棕发女郎笑着摇摇头,表示对于老板日常的调戏行为习以为常,开始专心擦起了吧台。几分钟后她抬起头,发现Alex依然坐在椅子上盯着窗外无所事事,像平常那样突然出现忧郁的眼神。无意冒犯,但这让他看上去就像一个思春的小学生。

  “如果你真的那么无聊,就请你帮我把放在桌子上的椅子搬下来好吗?”女郎用指节敲了敲桌子,脸上带着调侃的笑意。

  “究竟是哪个比我更漂亮的女孩让你这样日思夜想?”她问。Alex终于回过神来。

  “抱歉,我的女士。”选择性忽略了她的第二句话,Alex站了起来,故意像个英国绅士那样对她鞠了个优雅的躬,脸上带着调皮的笑。

  “我十分愿意为您效劳。”说完他把放在桌上的枪别回的腰间,动身去搬椅子。

  相比于某人的身体,木制的厚实椅子对于结实有力的手臂来说简直太轻松了,Alex很快就把所有的椅子都搬好了,而且摆放得整整齐齐。对于这间小酒吧他还是很上心的。等他欣赏完自己的“杰作”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到酒吧门口,斜倚在门框上,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卷的烟草,点了火之后叼在嘴里。他像是在发呆,自从那人不辞而别后他总是会这样看看外面的风景,手挡在眼睛上方避开刺眼的阳光,目送着列队的群鸟飞过,还不时像西侧的那条曲折的道路眺望,那神情让人觉得他在回忆或是期待。

   现在约摸七八点钟,街道上没有旅人,但大部分的店铺都已经准备开门营业。依稀往来的只有居住较为偏远,前来购置物品的年轻人。

  热辣的太阳越升越高,一小截烟灰不堪重负般掉落在地上,随后又被风带走。过了一会儿,Alex把烟掐灭,对吧台前的女郎喊了声再见后朝着被拴在酒馆旁边的一根高木桩上的马走去。这是一匹纯黑的雄马,不论皮肤与毛发。它的四肢和躯干的肌肉都强健有力,棕色的大眼睛上覆盖着浓密的睫毛,让它看上去更加温柔深沉,带着慵懒的野性魅力。当它看到主人正在朝它走近时,它兴奋地扬了扬前蹄,打着响鼻,等Alex到了它面前,用手抚摸它的脸部时,它温顺地仰起头蹭着Alex的手心。

  “乖孩子。”Alex用手指梳着它绵软的长长的鬓毛,手感极佳。他弯下腰,将缠在木头上的绳索解开,随后轻轻拍了拍马儿的脖颈,熟练地踩着马镫跨上了马背。马背上的Alex的身姿挺拔,目视前方,棕色的头发被微风吹向后,看上去俊郎又狂放。其实他算不上骑马的好手,也不算个真正的牛仔。他仍记得那人带着他走入马厩,把他领到了黑马的面前。那人偷偷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带着羞赧的笑容说这是给他的礼物。

 “我们出发吧。”Alex夹了一下腿,黑马便向前跑去,他紧握手中的缰绳来掌控方向,朝空旷的平原处飞奔,很快,那个远去的背影就无影无踪了……

·

  同样的道路,归来时却显得比离去更漫长。路过的风卷起了地面上的尘土,传来远处火车车轮在铁轨上滚动的声音。

  此刻被夕阳染红的傍晚,这条通往阿尔贝洛小镇的道路上并不乏热闹,行驶出镇的车队或行人络绎不绝,大多是在阿尔贝洛游玩了一天,心满意足离开的。

  然而却有一个骑着骏马的青年在人群中小心翼翼地逆流而上。那匹马的皮毛好似被白漆刷过一般纯白无暇,优雅甩动的尾巴就像未曾使用过的画笔那样干净,它在这略显拥挤的地方不慌不忙,步履从容,与它的主人相仿。骑在马上的青年有一头棕色的短发,白皙的脸颊泛起自然的红晕,浅蓝的双眼澄澈,像孩子一样期待地四处打量着。被贴身马裤包裹着的双腿实在是过分修长,让人得知他一定是身材高挑。

  青年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单纯青涩又从容不迫的气息。但他的出现还是引起了交通的不便,他自己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只能用满是歉意与尴尬的微笑来应对旅人的抱怨与不满。

  不得不说,在如此美妙的黄昏之下,布满尘土与喧嚣的道路上,一尘不染的青年与他的马确实显得格格不入。

·

  当Hank抵达阿尔贝洛时,火红的天色已经见黑。他下了马,温柔抚了抚白马的鬓毛,驻留在这个小镇的边界。仰头看着挂在两根柱子之间的陈旧的褐色横幅,上面写着的“阿尔贝洛欢迎你”,让他目无焦点,微微失神。

  时隔一年,终于,他又踏上了这熟悉的土地。他迷恋这里的人,迷恋这里的每一处风景。

  还记得最初,他在他的家乡伦敦,在他自己顶楼的一个小房间里,凝望着天窗,想象这世界绝不局限于此。于是低下头在一份大地图上做满了标记,红与黑相间的笔迹就如星辰那样繁多地交织在一起。位于西部的阿尔贝洛只不过是其中渺小的一点,而他却在这里遇到了Alex——他的初次也是他的挚爱——一个英俊又迷人的男人。也许是命中注定,自从遇到Alex,他就无法将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Alex的魅力对他来说是无法招架的,站在Alex身边时他只觉得浑身颤抖发热,心如擂鼓击打一般,而当他离开他时,更是觉得自己的每一次笑容、每一次悲伤都与他息息相关。

  阿尔贝洛是一个奇妙的地方,Hank觉得他一生中最为感慨和幸福的时刻都为这里所贡献。当他不得不朝下一个目的地进发时,他选择了最令人不齿的方式,也就是没有告别的离开,尽管这离开只是暂时。他知道自己害怕看见Alex好看的眼睛,害怕听到Alex低沉的嗓音,害怕这无法割舍的情感会阻碍他的前进。

  也许Hank看上去很温和,甚至可以算得上有些胆怯懦弱,但他绝非他外表这般软弱。他费劲千辛万苦,尽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他的计划,到达他的目标之后,为了Alex,为了这个不一样的小镇,他当然会回来了。

  “你好,我的爱人。”Hank微启红润的唇低语,他垂下眼睑,黑色的睫毛轻颤,眼梢是难以掩盖的笑意。

·

  Alex今天在外逗留得格外久。他像阿尔贝洛其他不愁吃穿、生活安逸的年轻人一样,对自己的时间有着大部分的支配权。从清晨离开酒馆,他先是骑着黑马在阿尔贝洛边缘的群山脚下环绕一圈。这几乎是他每天例行的活动之一,因为他享受这种无拘无束乘风而行的感觉。阿尔贝洛的规模并不算小,所以做这件事需要花费一个上午的时间。然后,他就会穿过树林,来到位于边境的那个充满回忆的湖边。湖水清澈,波光粼粼,近乎透明的水慢慢舔舐着湖边的碎石子。Alex找到一棵足以遮天的树,把马绳拴在树干上,他与马一起在荫凉的树底休憩,顺带拿出酒瓶与干粮。他也许还会去游一会儿泳,来到两人曾愉快共度的地方,触景生情的机会总是很多。总之有许多方式能够让Alex慢悠悠地消磨完下午的时光。

  在此有必要澄清,从前的Alex可不像现在这般无趣,赛马、斗牛、射击比赛、短跑等运动都是Alex的最爱。那时他身边的人都认为他好似是为了某种狂热而生的,他沉稳的热情不曾消减过,风趣又可靠的性格总是能吸引不少人。而如今,自从那个人神秘消失后,Alex的状态相比以前,可以用消沉来形容了。当人们问起Alex原因时,Alex展开了一个不失魅力的笑容,只是说初心仍在,但他所狂热的事物变了而已。

  阿尔贝洛的夜晚是清透幽寂的。Alex叹了口气,逼迫自己从恼人的思绪中抽离。他跨上马背,快马加鞭地穿过林莽,按照原路返回。现在明显有些晚了,酒馆在不久后就要关门。招待了一天的客人,留下的杂物数量可想而知,要清理并不容易。所以Alex总是亲力亲为,他可不舍得让酒馆里的女郎们那么辛苦又被弄得浑身脏兮兮的。

  Alex用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目的地,铺满月光的街道十分冷清,酒馆的门虚掩着,木墙上的玻璃窗往外散发着柔和的光线。他匆匆下马,安顿好黑马后就推开了门。

  “今天过得怎么样?”还未看清里面的情况,这句已经成了习惯的话就脱口而出。坐在吧台前的Hank听到声音后吃了一惊,迅速转头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手中被斟满的酒杯不知不觉倾斜,半透明的褐色液体淋在了他的大腿上,他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因为他的Alex,此刻终于真真实实地出现在他面前了!

  “小可爱,你久等的骑士终于来了!”棕发女郎笑着用揶揄的口气说到。她暧昧的目光在明显同时被震惊到了两人之间流转,随后善解人意地走出了酒馆,给他们独处的时间。

  “Alex……你……我……”一阵狂喜让Hank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无声地张着嘴。分离多时的千言万语曾被日思夜想,但真正到了有机会说出的那一刻却成为了一片空白。从同样激动的表情上看,显然现在近在咫尺的Alex也是如此。

  “Hank……我没想到……”Alex朝Hank快步走去,Hank一放下酒杯就立刻被投入到了Alex令人窒息的怀抱里,他迫不及待地伸开双臂回抱。Alex把头埋到Hank的脖颈间,发疯一般嗅着属于Hank的气息,这是无可替代的,让他充满依赖。他已经思念得太久了。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会有这样的场景出现,他也在心中的场景里排练过要如何质问Hank为什么弃他于不顾,独自一人时他时常思忖,Hank是否值得他的原谅。

  但是,当Hank真的愿意回来找他,兑现了当初的诺言时,Alex立刻就将那些无聊的想法忘得一干二净。他爱Hank而Hank愿意给予他陪伴,这就足够了。

  “我很想你…相信我…我不会再离开了…希望你能原谅我……”Hank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到的音量说完了这句话,脸顿时涨得通红,他鼓起勇气说出了如此肉麻的话,慌张得不敢看Alex深情的双眼,只是偷偷地扯着衣角。

  “我相信你,Hank。”Alex说。Hank可爱的小动作被他尽收眼底。他稍微松开了怀抱,坏笑着用手指勾过Hank的下巴,强硬地吻上了那红润的唇瓣,唇舌纠缠许久,空气里满是‘滋滋’的水声,直到Hank快要不能呼吸时,Alex才不舍地结束了这个吻。Hank被亲得半个身子都软了。

  “可是我还是很生气,是不是应该给你一些惩罚?”Alex故作严肃,Hank惊慌失措地眨着水灵的蓝眼睛,偷偷瞟向他,让他的心里很是满意。Alex就是喜欢看到Hank不知所措的样子,这是他的恶趣味。

  “嗯…嗯…只要能让你开心……我什么都……可以做……”说完这句话都Hank觉得非常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这可是你说的,真听话。”Alex揉了揉Hank的头发,Hank泛着水光的双唇让Alex忍不住又亲了两口。然后趁Hank毫无防备,Alex一把将他横抱起,朝着酒馆角落的沙发走去。Hank赶紧搂住了Alex的脖子,一边在心中默默擦汗,再怎么说他也是这么大的个子,虽说是清瘦了些,而Alex把他抱起来却是连气都不带喘的。想着想着,Hank偷偷瞄了眼Alex手臂上隆起的肌肉。

  “别担心,这点力气都没有那还怎么当Bozo的男人?”Alex察觉到了Hank的心思,挑眉露出笑容。听到了久违的称呼,Hank又气又开心。

以下内容少儿不宜,请走链接→http://wx4.sinaimg.cn/mw690/006986Dxgy1fh5s3l4euxj30c86apb29.jpg

————————本文灵感来自歌曲《you and i》——lady gaga

评论 ( 8 )
热度 ( 54 )

© 骁欢 | Powered by LOFTER